違約監管繼續加碼!上交所通報批評6家債券發行人 多券商收到監管函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 利空
來源: 券商中國 時間:2019-06-02 12:51:00
5月31日,上交所官網顯示,上交所對富貴鳥、無錫五洲、洪業化工、上?;?、億陽集團和丹東港等公司債券發行人實施了通報批評的紀律處分。在此之前,多家擔任主承銷商、受托管理人的券商已先行遭遇監管函。

维戈塞尔塔赫罗纳 www.jymkoj.com.cn

  違約監管繼續加碼!上交所通報批評6家債券發行人,多券商收到監管函,違約債券轉讓服務上線

  債券違約“常態化”已被市場接受,但對違約債券的持續監管及處理一直在加碼。

  5月31日,上交所官網顯示,上交所對富貴鳥、無錫五洲、洪業化工、上?;?、億陽集團和丹東港等公司債券發行人實施了通報批評的紀律處分。在此之前,多家擔任主承銷商、受托管理人的券商已先行遭遇監管函。

  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已有67只債券發生違約,合計金額達到459.67億元;涉及主承銷商30家。隨著監管部門對違約債券的關注,相關處罰也將不斷浮出水面。而在監管部門推出違約債券轉讓機制后,債券違約處置問題將迎來新機遇。

  6家發行人遭通報批評

  上交所指出,此次被予以通報批評的6家發行人,不同程度存在未按規定履行信用風險管理義務的違規行為。

  具體情形包括:怠于履行有利于推進化解處置的相關承諾、未按規定制定并實施風險化解和處置預案、未及時進行風險預警或披露風險化解處置進展情況、未按規定配合受托管理人開展風險管理工作、未及時披露定期報告等。

  以丹東港為例,自2017年10月底發生首次債券違約開始,其多只債券募集出現違約。上交所指出,丹東港未按規定履行信用風險管理義務,主要體現在以下五方面:

  一是未按規定制定風險化解與處置預案并啟動實施,且經受托管理人督促后仍未能及時落實。

  二是丹東港在受托管理協議及募集說明書中明確承諾:“預計不能償還債務時,發行人應當按照債券受托管理人要求追加擔?!?。但丹東港未能履行承諾,亦未就未追加擔保事項向投資者進行任何說明和回應。

  三是東港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5日將丹東港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但丹東港未就此事項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并提示相關風險。

  四是自公司債券違約以來,丹東港未曾就已采取或擬采取的風險化解與處置措施及其進展情況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五是在受托管理人開展信用風險排查及風險管理工作過程中,丹東港未能及時配合向受托管理人提供有關公司資產債務情況、重組進展、實際控制人最新情況等材料。

  對此,丹東港稱對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不知情、已積極配合向受托管理人提交資料、已制定并上報風險處置預案。但相關主張未得到上交所認可。

  上交所表示,債券發行人按規定和約定履行還本付息義務,發行人及相關中介機構切實履行信用風險管理和信息披露義務,是維護債券市場誠信環境,?;ね蹲收吆戲ㄈㄒ?,推進債券市場健康發展的前提和基礎。

  下一步,上交所將繼續對自律監管過程中發現的違規行為予以堅決懲戒,進一步推進完善債券司法救濟安排,完善違約債券的轉讓制度,推進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

  富貴鳥、無錫五洲高管被點名

  除了發行人外,部分發行人的高管由于對違規行為負主要責任,同樣受到了上交所的通報批評。

  上交所指出,發行人的個別高級管理人員未能勤勉盡責推動發行人履行義務或承諾,怠于或拒不配合其他機構、個人的正常履職或維權訴求,影響了發行人信用風險化解處置工作的有效推進。

  具體而言,在此次遭遇通報批評的6家發行人中,無錫五洲和富貴鳥相關責任人均被點名。

  公開信息顯示,無錫五洲是位于江蘇省的一家外商獨資企業,為港股上市公司五洲國際的全資孫公司,主營業務為商業地產項目的開發和運營。

  針對高管責任來看,無錫五洲時任董事長舒策城、時任董事舒策丸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和公司日常經營的主要負責人,未督促公司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制定信用風險化解和處置預案,拒不配合提供信用風險管理相關資料;舒策丸甚至拒收受托管理人遞交的要求五洲國際承擔擔保責任的函件。舒策城、舒策丸兩人均未能勤勉盡責,對無錫五洲的違規行為負有主要責任。

  根據五洲國際高管名單,舒策城為五洲國際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舒策丸為五洲國際執行董事。此前,舒策員、舒策張亦曾在五洲國際任重要職位,四人均系兄弟關系。無錫五洲3只違約債券的擔保人均為五洲國際。在上交所對舒策城、舒策丸采取批評之前,江蘇證監局已對二人出具警示函。

  富貴鳥時任董事長兼信息披露事務負責人林和平也在此次通報批評名單當中。

  從違約事由來看,除債券違約未能制定實施處置預案外,富貴鳥多次定期報告未按時披露且披露內容與實際情況不符,應是其被點名批評的重要原因。

  具體而言,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于2016年8月26日向富貴鳥書面提出,富貴鳥可能存在為富貴鳥集團一筆港幣8億元貸款提供擔保的情形,并就相關事項涉及的合規風險向富貴鳥董事會進行提示。但富貴鳥在2016年半年度報告中仍稱無擔保事項,與實際情況明顯不符。

  作為富貴鳥的主要負責人,林和平未督促公司依規開展債券信用風險管理和定期報告披露工作,且在明知或應知公司存在對外擔保事項時未督促其如實披露相關信息,對相關違規行為負有主要責任。因此,上交所對其予以通報批評。

  在此之前,“14富貴鳥”主承銷商國泰君安曾于2018年11月將林和平告上法庭,要求其履行連帶擔保責任,以個人資產清償到期債務。根據國泰君安受托管理報告,林和平承擔償還債務的責任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多家主承銷商受牽連

  以上述6家發行人的債券違約來看,在被上交所點名批評前,相關券商已先一步遭遇各地證監局的警示函。

  5月23日,江蘇證監局對國海證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涉及“16錫洲01”“16錫洲02”“17錫洲01”三只債券未按約定用途使用的問題,發行人為無錫五洲。2018年8月,無錫五洲首次發生債券違約,目前16錫州01、16錫州02、17錫州01三只違約債券合計本息為30.72億元。

  2018年5月,大通證券、華泰聯合證券、中山證券三家券商因在億陽集團2016年發行的債券的承銷及受托管理過程中存在對公司盡職調查不全面、盡職調查底稿不完善、受托管理不到位等問題,被黑龍江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

  2018年5月,東海證券因“16洪業02”遭江蘇證監局警示函:作為債券主承銷商、受托管理人,東海證券在承銷債券期間未對發行人涉及重大仲裁、訴訟和其他重大事項進行盡職調查;在受托管理期間未持續關注發行人資信情況,未對發行人募集資金使用情況進行監督。

  2018年1月,東海證券作為“16丹東港”的受托管理人,在債券存續期內沒有持續有效關注發行人的資信狀況,對相關情況進行持續有效跟蹤和監督,未能勤勉盡責地履行受托管理責任,被遼寧證監局下發警示函。

  自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對公司債的監督管理愈發從嚴。這其中,主承銷商、受托管理人責無旁貸。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已有67只債券發生違約,合計金額達到459.67億元;涉及主承銷商30家。隨著監管部門對違約債券的關注,相關處罰也將不斷浮出水面。

  違約債券轉讓服務上線

  隨著債券違約逐漸走向“常態化”,對違約債券的后續處理也成為監管部門和業內人士共同關注的重要問題。早在2018年5月,接近監管人士就曾透露稱,正在探索違約債券特殊轉讓的交易機制。

  近期,這一處理機制終于上線。上周,證監會指導滬、深交易所分別聯合中國結算發布了《關于為上市期間特定債券提供轉讓結算服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對違約債券等特定債券的轉讓、結算、投資者適當性、信息披露等事項作出安排。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高莉介紹,為違約債券提供轉讓結算服務,有助于形成有效疏導風險的機制安排,改變此前債券到期違約后即摘牌,投資者只能被動等待兌付的情形;有助于投資者通過二級市場轉讓化解債券違約風險,促進信用風險出清;有助于投資者及時處置不良債券,滿足產品到期清算要求;有助于促進形成有效的風險定價機制,提升交易所債券市場價格發現功能。

  對比以往情況來看,據業內人士介紹稱,交易所的債券如果因重大事項停牌,投資者只能通過債券協議轉讓的方式進行交易,流程復雜,需要提供一系列材料。如果碰上債券到期違約,債券摘牌后,投資者只能被動等待兌付。而在違約債券轉讓服務上線后,投資者轉讓債券的便利程度將明顯提高。

  《通知》顯示,違約債券的范圍主要指在滬深交易所上市或掛牌,但未按約定履行償付義務或存在較大兌付風險的有關債券,主要包括已發生兌付違約的債券,以及存在債券違約情形的發行人發行的其他有關債券等。

  在制度安排上,特定債券在證券代碼維持不變的前提下,簡稱前將冠以“H”字樣;特定債券的轉讓以全價報價,并實施逐筆全額結算;此外特定債券的轉讓價格不設漲跌幅限制,投資者可根據實際情況自行協商轉讓價格。債券持有數量少于交易所規定的最低申報數量的,持有人可以一次性申報賣出。特定債券轉讓中的受讓方,應當為合格機構投資者,并簽署特定債券轉讓風險揭示書。

  證監會表示,下一步將指導滬、深交易所聯合中國結算加強市場培訓和投資者教育工作,進一步提高市場參與者對違約債券轉讓服務機制的認知與參與度,確保相關業務平穩有序開展。

分享到: